第216章 大战尾声,晋升四环,盘点收获!(二合一)

布罗肯山峰之上,显露出一抹晨曦,旭日渐渐升起,阳光刺破黑夜。

千万道霞光的照耀之下,结界般笼罩山脉的真视领域,如冰块般渐渐融化。

叶芝疲惫万分,在格蕾与希露德的一同搀扶之下,才勉强站立,凝目看向天空,这场圣战已然接近尾声。

银槲之剑曾沾染光明之神的血液,蕴含着克制沙利叶的“光明神性”,在叶芝斩出的剑光之下,沙利叶的神力受到抑制。

祂与莉莉丝之间的平衡,也因叶芝这一外因而被打破,落入被单方面掠夺的处境!

莉莉丝飘浮在一朵霞光绚烂的彩云前方,伸手释放出翡翠色光芒的微风。

这些微风犹如锉刀般一寸寸切开沙利叶的身躯,并将对方的神性带回到莉莉丝体内,这让色欲之主美丽的脸颊上,浮现愈加娇艳的微笑。

‘这还得多亏那位少年,帮助我削弱了沙利叶!’

莉莉丝心想着,朝山顶上的叶芝瞥了一眼,看着他在银槲之剑光耀的映衬下愈显俊朗的面容,如猫爪挠心般,升起强烈的占有欲望。

‘只要让他成为我的裙下之臣,那岂不是连银槲之剑,都能为我所用?’

‘只可惜,他既知道沙利叶的弱点,又能获得银槲之剑的认可,背后必定有股势力支持于他,又或许他是哪位神祇布下的后手。’buwu.org 梦幻小说网

“与叶芝结盟,其实也等于,与那位未知的神祇合作。’莉莉丝有些遗憾地想道,‘这就不再方便勾引他了……”

打个比方,要是叶芝是月光女神、魔法女神的姘头之类的,那么莉莉丝不愿为了一个人类而与高等神力起争端。

但是平心而论,不论才情还是样貌,叶芝都很对她的胃口。

这种只能看不能吃的患得患失感,让莉莉丝有些冒火,将怒气宣泄在使徒的身上,风刃将大眼珠子造型的天使切成七零八落!

尸块在坠落的途中变作紫色的光点,象征着暗月权柄的神性,被一阵微风卷起,飞回到莉莉丝的掌心,变成一颗暗紫色的月光宝石。

宝石晶莹剔透,散发邪性的妖冶之美。

砰!

莉莉丝将这颗宝石捏成粉碎,大量的暗紫色光辉涌入她的体内,那股神力将身躯填满的快感,不由让莉莉丝闭上双眸,红唇发出一声低吟。

‘我的微风领域早已破损。’莉莉丝睁开剔透的眼瞳,心中满是难以言喻的兴奋,‘但是现在却有望诞生出全新的领域,暗月领域!’

没有领域的圣域,战力会成倍削减,其重要性无亚于身家性命!

且领域一旦被攻破,需要几十年乃至上百年才可重铸。

此刻,莉莉丝发现竟有望重铸领域,连身为色欲之主的她,瞬间无法淡定!

莉莉丝激动得难以把持,脸颊潮红,将炙热的目光投向山巅上的银发少年。

‘合作,下一次也必须和他合作!’莉莉丝舔舐唇角,期待地想道:

‘没准就有当着女神的眼皮,偷腥的机会!’

山顶之上。

希露德眉头紧蹙,那个名叫莉莉丝的邪神,目光让她感到极不舒服。

格蕾亦是这样觉得,和希露德默契地上前一步。

两者之间微妙的气氛,因立场一致对外,随之消弭。

叶芝还以为要进修罗场了,没想到局面因为莉莉丝而一下子维持住了,不由感叹:

果然,三角形具有稳定性!

天幕之下,红发飘逸的妩媚邪神目光玩味,向叶芝嫣然一笑,旋即随风飞行,将邪眼使徒的残躯继续吞噬。

这已经是叶芝,第三次见识这种吞噬神性的场面:第一回是狂猎之王用黑雾带走雷米尔,其次是迷雾女神将阴影王子吸收。

可以想见,莉莉丝的神力也会像黛西那样,得到一次质的提升。

沙利叶则会步入雷米尔的后尘,成为第二个在物质领域葬身的使徒。

使徒陨落,神国定然不会无动于衷,会继续追查违抗神使的人类。叶芝记得,有几個使徒连狂猎之王都无法战胜,对上祂们,就算摇人打团战也毫无胜算可言。

好在,自己这趟得到了银槲之剑。

槲寄生之剑,具有微不起眼的能力,这种能力能消除叶芝身上的诅咒,使得叶芝避开使徒们的追踪。

而这赐福,还要源自一则传说:相传,众神曾让世界上的所有生灵,都发誓不会伤害光明之神,除了偷偷生长在神国边缘的一种槲寄生树,因微不起眼而遭到众神的忽视。

正是这种遭到忽视的槲寄生,最后被锻造成银槲之剑,成为黑暗之神射杀光明之神的武器,并最终引导世间走向诸神黄昏。

“靠着银槲之剑,我能得到宝贵的发育时间。”叶芝感到心底一块巨石落地,感叹道,“是时候该回领地,过一两个舒坦月份了。”

话虽如此,叶芝因为这场瓦尔普吉斯之夜,实际上又产生了许多新的困惑。

例如,在与佩德罗的战斗之中,身为不死生物的凯尔娅竟然不会因圣光而受伤,甚至反过来吸收了圣火。

再想到哈德罗堂堂公爵,不惜代价也要召唤凯尔娅的旧事,叶芝不由对凯尔娅的背景感到一丝好奇。

直接问她,压根问不出来什么,叶芝之前专门询问过,但凯尔娅头都不在了,往事当然记不起来。

倒是里希这个自带霉逼体质的死灵法师,主持过凯尔娅的召唤仪式,他可能对凯尔娅的特殊能力会有一些头绪。

此外,格蕾到底在试炼里经历了什么,竟会在最后一关的试炼内容中出现。

狂猎之王为什么匆匆发来短讯,又好像完全没有参与战斗。

教会所信仰的天使,为什么长得比邪神更像是邪神……

这一切,叶芝都迫切想要知道答案。

值得庆幸的是,最大的危机已经解除。

瓦尔普吉斯之夜,完美过关,叶芝暗自检点了一番,为自己这趟的战利品而感到震惊。

准备等残局打扫完毕,找个绝对安全的地方,再和格蕾、希露德分享情报与盘点收获。

这时,钻牙一本正经的声音,在叶芝的耳畔响起。

“我决定了,叶芝。”

“决定什么了?”

“我决定在你家里蹭吃蹭喝,度过这个冬天再说!”钻牙骄傲地说。

见小松鼠把蹭吃蹭喝说得这么底气十足,叶芝哑然一笑,道:“随你的便,遇到大事记得保我一手就行!”

钻牙的战斗力成谜,但是掩人耳目的能力一流,没有它在帮辅助,自己伪装成白发老者的时候,恐怕在瑟茜面前就已暴露。

用美食换取这只世界树上的松鼠一起同行,这对叶芝来说,实在无比划算!

钻牙嘿嘿一笑:“吃的嘛,随便一些就可以,只要是你做的我完全不挑!关键是能看到有意思的场景——像这样圣域级的战斗,最好再多来些!”

叶芝心情复杂,我看你是巴不得我领便当!

“既然你已经得到了传说中的银槲之剑,那么,你也目光也应当放长远一些,叶芝。”

钻牙老气横秋地说道:“先定个小目标吧,灭世级的战斗以后再看,我们争取早日成为圣域,掺合进神战当中!”

叶芝:“……借你吉言!”

“圣域……那不知道该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。”

叶芝暗忖道:“光是从低环晋升高环,普通人就要付出数十年的努力,而圣域,更是近百年未曾诞生了!”

连坎德拉都不提突破圣域之事,叶芝一个四环超凡者,觊觎圣域,无亚于痴人说梦。

当然,以目前叶芝的晋升速度,不可谓不惊人。

成为超凡后的短短半年,就已追赶上旁人数年乃至数十年的努力。

但他遇到的危机,也是旁人无法想象的,不论是月食之夜、魂之领域、魔法女神的试炼,对常人来说都是九死一生的考验。

叶芝也是靠着和各路大佬交易,有格蕾和希露德这两位原作天命主角的气运加持,每回才侥幸过关。

这一次,在通过号称连洛林大帝都折戟沉沙的试炼之后。

叶芝的灵魂力量有了惊人的突破,一举突破低环与高环之间的瓶颈,正式成就四环!

如此短的时间,就从零环成就高环,这种天才并非没有,而一旦出世均是搅动帝国风云的人物。

这种天才哪怕是平民出身,都会立刻被上游阶层迅速接纳与吸收,至少授予伯爵爵位,并很快在帝国中身居高位。

要知道,叶芝那位在皇家海军中任职的哥哥,向来被视作天才,也多年卡在高环的门槛前难以突破。

叶芝·伯朗第向来被视作家族里的朽木,要是踏入四环的消息传出,会比他成为神选更加引起王国的震动!

因为缺少自保之力、受人觊觎等多种因素使然,半道夭折的低环神选者从不在少数。

而神选与高环,这两个要素一旦叠加,就会发生质变,意味着他已然崛起,日后的成长之路多半会是坦途!

“北部行省的托马斯公爵,声势那么厉害,说到底也只是四环骑士。”

叶芝跃跃欲试,心道:“等我三大职业之道均突破四环,靠着兼修三职和三只魔宠,打三个托马斯,不成问题!”

更大的依仗,还是来自于手中这把传说武器。

叶芝看向银槲之剑,目光微闪。

这是一把造型优美、寒光闪闪的细身剑,通体呈银色,细长的剑身布有卢恩文字,有着青色如藤蔓造型的护手,剑柄呈现深邃的乌木色,末端饰有晶莹钻石。

和树中巨剑‘格拉墨’相比,银槲之剑更注重迅捷,在决斗中更为适用,且适合投掷。

自己还远无法发挥这把武器的真正力量,距离呼唤它的真名【米斯特汀】释放强大战技,还有很长的距离。

但叶芝正好缺少一把趁手的武器,这把银槲之剑可以替代在战斗中被斩断的灵盾之刃。

“钻牙,你会‘武器幻化’法术吗?”叶芝问道。

拿着银槲之剑行走,还是太高调了,难保不被人认出,“幻术·武器幻化”能用来改变武器外观。

钻牙精通幻术,蹦跶到叶芝肩膀上,打量着银槲之剑,好奇道:“伱想幻化成什么模样?”

叶芝描述了下灵盾之刃的外型,让钻牙帮忙幻化。

很快,银槲之剑伪装成与灵盾之刃相差无几的外型。

叶芝满意颔首,旋即试着将银槲之剑收回自己的灵魂领域。

这把剑是从格蕾的心脏处拔出的,但叶芝通过试炼,已然成为银槲之剑的持有者,就不用再上演第二回“妹中拔剑”,以后直接召唤银槲之剑即可。

银槲之剑回应叶芝的法力,缩小成一团白光,飘入他的体内。

叶芝内视灵魂领域,只见在生命之树上,长出一根微不起眼的槲寄生树枝。

这个外来者,很快受到狂猎、月光、暗影等诸多神性的强势围观。

黑雾、月光、幽影、极光……五光十色的神性环绕在槲寄生树枝旁边,颇有些不怀好意,仿佛只要叶芝一声令下,就会将这外来者分食。

叶芝赶忙驱散这些看家护院的神性,要是银槲之剑因为自己体内的神性杂乱而遭毁坏,那可就太幽默了。

槲寄生:“……”

这个宿主,成分这么复杂的吗?

他简直是艘公共渡船,船上载满了乘客!

槲寄生仿佛怀疑自我一般,将气息完全收敛,陷入自闭。

它才刚来,以后会慢慢了解的…叶芝心道…以后,这灵魂领域里的客人会更多!

叶芝的意识退出灵魂领域。

“叶芝,你还好吗?”格蕾见叶芝闭眼许久,忧心忡忡。

“那把剑……看起来代价很大。”希露德皱眉说道。

面对格蕾和希露德两人关切的目光,叶芝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没有事。

“和你的树中剑一样,希露德,银槲之剑是传说武器,会抽干使用者的灵魂力量。”叶芝笑了笑,“但好在,它上面还残留一些神性,所以我勉强抗得下来。”

希露德目光闪烁,抱着单侧手臂,轻轻颔首。

“格蕾……”叶芝转过头,想起自己刚才自格蕾的心口拔出银槲之剑,迟疑地道,“你的心脏……”

“不要紧的。”格蕾露出明朗的笑容,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道,“狂猎之王把巨龙之心给了我,我现在的状态非常良好!”

巨龙之心?

叶芝讶然。

他知道这个道具,这是游戏里龙裔格蕾强化的关键,相当于氪金手游里抽到重复角色时提供的突破素材!

难怪自己,从格蕾身上,感到四环的气息——

历经春日活动,不光希露德界限突破了,格蕾也得到版本增强了!

但叶芝仍有许多不解:“你遇到狂猎之王了?他怎么会把巨龙之心给你?”

巨龙之心相当珍贵,其中蕴含着龙族的灵魂力量,能被身为龙裔的格蕾轻易吸收。而用它来制作法杖,能够制作大陆顶级的法器,其价值无法用金币简单形容。

“我在试炼里,见到他了。”格蕾挠了挠头,“他说,这是给我的见面礼……”

叶芝:“……”

这就是《格局》!

叶芝仍想继续追问,但一阵微风拂来宜人的芳香,一道倩影脚踏着红舞鞋,缓缓从高空之中降落。

莉莉丝瞥了眼神色戒备的格蕾和希露德,轻笑一声,看向叶芝,道:

“我已经履行约定,帮助你击败了使徒了,小家伙。”

叶芝看向天空,笼罩山脉的领域已经完全消失,使徒的气息随之消散。

虽然没有彩虹桥降临,但莉莉丝身上的气息,明显比方才要更为强大。

“想不到,你竟然能得到银槲之剑的认可。”莉莉丝的美目里泛着摄人心魄的微光,“若有机会,姐姐真想单独和你聊一聊……”

“侥幸而已。”叶芝随口敷衍,旋即道,“战胜使徒,你的收获应该也不小吧?”

莉莉丝掩嘴娇笑,并不打算掩饰自己愉悦的好心情,她这趟何止是收获不小,简直赚大发了!

这一切,得归功于叶芝提供的情报与那关键的一剑。

莉莉丝没想到与人类之间的“结盟”,竟能带来这么丰厚的收益,指尖绕着红发,妩媚地道:“你想让我,怎么感谢你?”

“记住我们之间的盟约就行。”

叶芝道:“以后,或许还有继续合作的机会。”

莉莉丝不置可否地轻哼一声,掌心凝聚出一枚暗紫色的月光石,将它递向叶芝。

“这是我的信物,暗月石,在无月的夜晚用它召唤于我,我或许会回应并且降临。”

“还是说……”莉莉丝微眯双眸,轻声道,“比起这件信物,你更想要姐姐的舞鞋呢?”

叶芝:“……”

这合乎粥礼吗?

叶芝接过暗月石,随口客套道:“吃个饭再走吧。”

“吃饭?”莉莉丝一怔,旋即莞尔道,“等你来到地狱,会有机会的。”

叶芝:“……”

这下都不怕下地狱了,连那种鬼地方都有熟人!

莉莉丝再次凝望一眼叶芝,旋即身形在阳光下渐渐消融,此地的神性飘然远去。

“那邪神对你图谋不轨,叶芝。”格蕾悄声道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龙裔的直觉!”

“你在这里还有同伴吗,叶芝?”希露德问。

叶芝点了点头:“现在,先去与他们汇合吧。”

叶芝、格蕾、希露德三人均已是高环超凡者,掌握着飞行能力。

飞往另一座山峰的途中,叶芝自格蕾口中,了解到试炼的过程,感到一阵惊奇。

“第一关的幻境,是瓦尔哈拉。”

格蕾复盘道:“在那里,红魔鬼带我见识了巨大无比的神猪、能下金蛋的神鸡、产出蜜酒的神羊……哦对了,还有神厨安德,就是黑骑士说的那个食飨之神!”

“食飨之神?”叶芝诧然,“他长什么样子?”

“长得和一只鲶鱼差不多。”格蕾语气复杂地说道,“红魔鬼说,安德拥有神之舌,他还能像弹琴那样把舌头拉出来演奏呢!”

叶芝面色古怪。

神特么神之舌,绘里奈觉得很淦。

鲶鱼怪…五星大厨塔姆是吧?

食飨之神居然是一只鲶鱼,这大大超乎叶芝的意料,道:

“那你是怎么过关的?”

格蕾得意一笑,道:“我说,神厨做的菜,没有你做的香,魔鬼就让我过关了!”

叶芝一怔,哑然失笑,心底有些暖洋洋的,道:“那第二关呢?”

“第二关的场景是斗兽场……”格蕾讲解起海战角斗的场景,“红魔鬼还提到了一个,叫做【银龙女皇】的古帝国女皇……”

听着描述,叶芝陷入思忖。

格蕾与银龙女皇长相相仿,应该不是巧合。

而有可能,那个女皇同样是龙裔,她也因此具有掌控巨龙的能力。

“女皇曾经和遥远帝国的皇帝相恋,这会导致两个庞大帝国的结合,却因神害怕重演巴别塔的旧事,而降下怒火……”

叶芝暗忖道:“这说的,不就是洛林的故事吗?”

“难不成,洛林死后,化身狂猎之王,踏上复仇之路?”

叶芝觉得自己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,心生惊叹。

好家伙,感情狂猎之王打的才是二周目!

可是,洛林又是怎么得到冈格尼尔,怎样成为狂猎之王的?

叶芝仍摸不到头绪,觉得格蕾对权欲兴趣不大,通过第二关也很正常,道:

“那第三关呢?具体内容是什么?”

对于第三关,格蕾吞吞吐吐,不愿直说。

叶芝没有深究,转念想到自己在第三关里,所见到的现实世界。

叶芝的内心深处,的确渴望回到现实。

但那是从前。

因为许多重要的人和事物,叶芝有了必须留下的理由。

“等有机会,我再和你,一起去趟【龙之乡】吧。”

叶芝看向格蕾,微笑地道:“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吗?现在你的实力变强了,问一问你的长老们,他们或许愿意透露一些线索了。”

格蕾目光闪烁,单马尾在风中飞舞着,用力地颔首:

“一言为定!”

另一旁,希露德看着和叶芝交谈甚欢的格蕾,低头思忖,继而沉默。

她也很想与叶芝,讲述自己在阿斯加德古树里,所遇到的试炼。

那不断复活不断死亡的痛苦,让希露德对于忍受疼痛与孤独有了丰富的经验。

她的爱意是寂静的,仿佛在叶芝身旁消失一般。

叶芝见希露德久久不语,侧目望去,目光恰巧与她对视。

希露德泛起一个微笑,那微笑之美,让叶芝的心弦微微震颤。

这是我手中的锋刃,出鞘的刹那,一切都会因那寒光而黯然失色。

叶芝心想,而剑鞘的意义,亦是为了保护剑锋。

太阳已然升起。

在满目疮痍、树木坍塌、大地龟裂的山丘上,叶芝与坎德拉一行人汇合。

“叶芝……”白袍法师目光闪烁,心底有太多的疑问。

那轮斩向邪眼使徒的璀璨剑光,仍给坎德拉留下难以磨灭的震撼印象。

若不是叶芝,这场灾难注定要以悲剧结尾,就连瑟茜也会从他眼前失去!

瑟茜低声道:

“你收的学生,可比我收的学生,要有用太多了。”

坎德拉目光闪烁,微笑道:“你有力气说这些,我实在太高兴了。”

瑟茜一愣,旋即无奈叹息:“有时候,真不知道你是傻还是聪明……”

“我是个愚钝的人,唯一值得称道的,就是认定的事情会一直做下去。”

坎德拉顿了一下,目光闪烁着认真的光芒,道:

“你就是我认定的人,瑟茜。”

魔女大祭司愣了良久,挪开视线,道:“我、去和葛丽沁待一会儿,你,和你学生慢慢聊。”

这害羞的一幕,恰巧落到叶芝眼中,心生感慨。

陈年狗粮,我也吃得很开心啊!

“老师。”叶芝唤回坎德拉的注意,笑道,“我要说是,这些都是魔法女神的指引,您相信吗?”

“相信。”坎德拉一本正经地道,“因为我也曾在绝境之中,在魔法女神的指引之下,成为守护者。”

更何况,叶芝还是魔法神选,坎德拉心想,他能得到传说中的银槲之剑,也只有智慧与魔法女神从旁相助,这一种可能!

叶芝一愣,摇头道:“以后有机会,再向您详细解释吧……老师,我想问的是,审判长让邪眼使徒降临在物质领域,法师公会,会有什么反应?”

坎德拉面容肃穆,冷声道:“佩德罗残杀无辜,罪有应得,但以我对教会的了解,他们不会承认这次行动,并会把过错全部归结到佩德罗的身上。”

“教会与法师公会的矛盾,已经持续近千年,且近来愈演愈烈,有爆发战争的势头。”坎德拉严肃道,“我所能做的,便是抓住我在这场大战中所得到的灵感,争取早日踏入圣域!”

叶芝微微一惊。

坎德拉毕竟具有守望者传承,的确有踏入圣域的底蕴和资格,而他要是真能成为圣域,势必引领一个全新世代的到来。

要是法师公会真与教会展开大战,势必因信仰而引发全大陆的混战,颇有前世历史上第一次全欧洲大混战“三十年战争”的意味。

而众神也必定趁此乱战,挑选神选乃至亲自降临。

“乱世将近,诅咒已除,先回晨霜岭,把领地扩大成伯爵领吧。”

叶芝暗忖道:“领地的影响力越大,越能宣传天赋人权的思想,能有效反对教会主张!”

理论不能脱离生产力。

前世启蒙运动的天赋人权学说,即人具有天生的生存、自由、追求幸福和财产的权利,就很符合当下版本。

毕竟,即便是有神祇存在的世界,人类对生存、自由、幸福等概念的追求,一刻也没有停止。

经此一役,自己不光成为高环超凡者,还有银槲之剑傍身,收获不可谓不大。

格蕾更是得到了来自狂猎之王的馈赠,在这个版本大幅增强。

希露德不知道何时返回北境,但叶芝还是打算挽留她,在晨霜岭暂住一段时日。

叶芝心怀憧憬,暗道:

“这男爵的头衔,也是时候变成伯爵了!”

(本章完)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